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老奇人高手论坛刘伯温 > 红花 >

汨罗“红花帮”骨干成员自首讲述“出道史”和八年逃亡经历

归档日期:05-24       文本归类:红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99年,廖某初中毕业,怀揣着1000块钱,前往外地打工,想要赚钱减轻家里负担,工作半个月后,廖某只拿到了68块钱,重活干不了,轻便活挣不到钱,无奈之下,廖某回了汨罗。

  廖某父母在红花桥头开了一家超市,回家后,廖某每天帮父母照看生意。与此同时,以红花乡(现罗江镇)蔡某为首的一批社会人员,正策划“出道打江山”“占地赚黑钱”,他们每天都会经过廖某父母的超市,不时买包烟或矿泉水什么的,一来二去,廖某和蔡某混熟了。

  2003年某天晚上,廖某和蔡某等人吃夜宵时收到消息,有兄弟被打,进了医院。廖某便跟着蔡某一同去医院探望“兄弟”。到达医院后,蔡某等人碰到一个曾与“红花帮”结怨的“熟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蔡某等人瞬间开始了一波打斗,年少冲动的廖某,为了哥们义气,跟着一起冲上去了。

  此次事件之后,廖某成了“红花帮”的骨干成员。时间久了,廖某也明白了“红花帮”是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但碍于面子,廖某一直在“帮派”里没有退出。之后,“红花帮”犯下的一系列打架斗殴等恶劣事件,虽然他没有直接参与,但在其中出谋划策的不少。2010年,“红花帮”被摧毁,32名成员被抓,而廖某侥幸逃脱。

  因为是在逃人员,他无法光明正大的出门赚钱,只能在一些隐蔽的小作坊打零工维持生计。住的是拥挤的小房间,吃的是馒头泡面,打一个电话回家都要走上几公里路找公用电话。好不容易回一趟家还要全面伪装,生怕被认出来。

  2012年,“红花帮”另外一名在逃人员在东莞被抓获,得知这个消息后,在广州的廖某吓到不敢出门了,只能趁着天黑外出找东西填饱肚子。

  逃亡的生活不单是体力上的消耗,更要命的是心理上的折磨。因负案在逃,时刻都会想到自己的身份,几乎是每一分钟都警惕着,精神随时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廖某说,他看到警车就心慌,听到警笛就害怕,出门生怕看到警察,还经常在夜里被噩梦惊醒,梦见被抓,醒来时,一身冷汗,然后再也睡不着了。

  2014年,再也受不了在广州的生活,廖某坐上大巴车来到重庆,在这里生活1年半后,又辗转到了山东。

  从山东坐了20多个小时的大巴车回到汨罗,今年8月14日,廖某来到汨罗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投案自首。

  9月21日,记者在汨罗市看守所见到了廖某。“每次打电话回家,父母都劝我回家自首,我自己也了解到现在有政策,凡是涉黑成员,能动投案自首、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廖某告诉记者,他已经受够了躲躲藏藏、担惊受怕、天天想家的日子,父母年事已高,家里只有他一个儿子,两个姐姐已经成家,他想要回家照顾父母。

  “我现在心里没事了,一身轻松。出狱后,还是想要成个家,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廖某说。聊到最后,廖某言语中除了对父母的愧疚,还对出狱后的生活充满了憧憬。

本文链接:http://nbruc.com/honghua/1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