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老奇人高手论坛刘伯温 > 红粉 >

长江文艺出版社原社长周百义:好书能让出版人的生命延续

归档日期:05-13       文本归类:红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出版社就是要出版能够传之后世的好书,这是一个出版人生命的延续。人会老,但如果你编了一本或一套好书,你的生命就会因书的存在而永葆青春。

  “跨世纪文丛”,长江文艺出版社的镇社之书。丛书诞生于20世纪90年代初,陆续推出7辑,先后收录67位当代作家的作品,被文学批评家和文学史家认为是新时期文学的里程碑。

  在那个港台作家的武侠言情作品占据了绝大多数市场、严肃文学走入低谷的年代,出版社与策划人一次推出了格非、苏童、余华、方方、池莉等文学新锐和先锋派的作品12册,可谓是一大壮举。

  结果一炮打响,第一辑销售20多万册,一举扭转了中国文学图书市场上以武侠言情作品为主的局面。这套书后来陆续推出7辑,先后收录67位当代作家的作品,被文学批评家和文学史家认为是新时期文学的里程碑。

  回想起这套书的出版历程,湖北省编辑学会会长、长江文艺出版社原社长周百义至今感慨万千。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周百义表示,对他而言,他只是与同仁一起,做了一些出版人分内的工作:“出版社就是要出版能够传之后世的好书,这是一个出版人生命的延续。人会老,但如果你编了一本或一套好书,你的生命就会因书的存在而永葆青春。”

  “当时严肃文学的出版完全走入低谷,作为一家文艺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对此现象也感到十分焦虑,因此当策划人彭想林与主编陈骏涛提出这套图书的出版设想后,随即得到了长江文艺出版社领导田中全、周季胜和该社《当代作家》编辑部陈辉平等青年编辑的大力支持。”周百义告诉记者,1992年立项之初,“跨世纪文丛”就秉持着纯文学的原则,因为文丛最初的设计,除了作家作品,还有“文丛缘起”、作家创作年表、评论家的综述,这就体现了它的文献史料价值和研究价值。

  于是,长江文艺出版社对于收录作家作品的选择标准严格制定了三点要求:一是必须要纯文学的作品,不管年龄大小、名气大小,均以作品质量为选择的标准;二是无论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还是现代主义的先锋作品,丛书兼收并蓄,充分体现文学的多样性与丰富性;三是要尽量满足读者的阅读期待,选择当时有影响的作家。

  众志成城,文丛第一辑不负众望——首印6000册,在当时这是一个很高的数字。随即,苏童的《红粉》连续加印,带动了这一辑中其他作家作品的重印。“第一辑出版后,出乎人们的意料,它得到了图书市场空前的响应,也得到社会各方面的认可。主流媒体对它都给予了一致的肯定,认为纯文学完全能够为图书市场所接纳,纯文学向图书市场‘挺进’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周百义说道。

  然而好事多磨,“跨世纪文丛”的出版并非一帆风顺。1995年9月,当周百义来到长江文艺出版社任社长,准备接过前人接力棒继续出版文丛第四辑时,社里的反对声音却日益高涨,主要原因只有一个——没钱。

  然而周百义顶着极大的经济压力,通过职工集资、向银行贷款,决定继续出版“跨世纪文丛”第四辑,理由只有两个:“首先,这套书是有文学价值的。其中的作家作品代表了当时的最新创作成果,不仅对读者,对于从事文学研究的专家而言,这套书也具有史料价值。二是我觉得,一家文艺出版社,要重在培养文学新人,虽然不少作家都是刚刚走上文坛的青年,但他们代表了文学的希望,出版人有责任扶持他们,肯定他们的创造精神。”

  产生影响后,不少作家不请自来,要求加入其中。周百义告诉记者,文学界当时有一种观点,认为作家如果没有进入“跨世纪文丛”,说明其创作水准还没有得到业内和专家认可。如张抗抗发表在原《中国图书商报》上的一篇文章中就写道:“自己若是不跨入‘跨世纪文丛’,一定是跨入那个文学新世纪的莫大遗憾。”

  周百义介绍说,这套丛书主要收录当代作家,特别是青年作家创作的最新成果。当初的设想是,以小说为主,兼及散文、诗歌、纪实文学、文艺随笔。后来在实施中,除了周涛一卷是散文,张贤亮的一卷因为他当时没有新作,就选了他的评论随笔外,其余均为中短篇小说。

  于是,“跨世纪文丛”中收录的既有以现实主义为主要表现手法的作家作品,还有很多在当时属于先锋主义的实验性创作。无论是老作家王蒙的作品,还是新锐作家格非的作品,以及以后收录的残雪的作品,既体现了中国上世纪80年代以来文学的实验与突破,也体现了当时中国出版的包容与开放。

  由于“跨世纪文丛”坚持文学性作为选择的第一标准,很多专家认为文丛起到了“沉淀经典”和“文化积累”的作用,是“为历史留下当代人创造的文学财富”,是为“新时期文学作证”。许多专家和学者撰文称赞“跨世纪文丛”的文学史价值。“从实际效果来看,26年前,苏童和格非、余华、刘震云等人都还是刚进入文坛的新人,今天他们已经成为中国文坛的翘楚,不能说20世纪90年代的‘跨世纪文丛’没有起到些微的作用。”周百义说。

  “放在新中国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的文学出版历史上来看,这套书是文学界和出版界解放思想,勇于实践,积极探索的体现,是文学创作繁荣发展的丰硕成果,与民国时期赵家璧主编的“中国新文学大系”的价值不相上下。”周百义感慨道,它起到了“沉淀文学经典与培养文学新人”的作用,称得上新时期文学的见证者与里程碑。

  “‘跨世纪文丛’的出版经验告诉我们,出版社要产生影响,必须打造品牌,而品牌图书的出版,也可能是一本书,但更多是通过规模化、系列化的出版来实现。”周百义告诉记者,长江文艺出版社又相继出版的“中国报告文学大系”“中国新诗库”“九头鸟长篇小说文库”“中国文学作品年选”等系列图书,都是从不同角度延续了“跨世纪文丛”的出版思路。“通过这些图书的出版,不仅培养了作者,也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编辑,他们从这些书的编辑出版中认识到编辑的价值与使命,从而实现了出版社的可持续发展。”周百义说。

  2005年,周百义离开了长江文艺出版社到湖北长江出版传媒集团任职,继任社长刘学明、尹志勇等人延续这套书的出版思路,于2015年又编辑出版了“新世纪文学丛书”。在作者作品的选择上,也基本遵循了“跨世纪文丛”的编辑思路。周百义告诉记者,文丛出版后继有人,他很欣慰。“一个出版社一个图书品牌的打造,在当前的出版体制下,需要一代代出版人的坚守,才能出现如日本岩波书店的‘岩波文库’、美国兰登书屋的‘企鹅丛书’、法国的‘子夜丛书’那样延续几代人的百年文学品牌。我很高兴地看到我的这种观点已经得到后来者的认可。”他说。

  目前,周百义的主要工作,是主持湖北省委、省政府的一项重大文化工程《荆楚文库》的编纂出版工作。据他介绍,这套书收录湖北有史以来的重要人文社科类图书,计划收入1600册左右,目前已经出版了200余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与‘跨世纪文丛’的出版一样,是积累文化、传承文明的一项有意义的工作。”周百义说。

  采访最后,周百义的一番话道出了他多年的编辑初心:“无论是担任长江文艺出版社社长,还是湖北省编辑学会会长,我首先是一名编辑,并始终对自己从事的出版职业怀有敬畏之心。我们这个行业为整个社会贡献的不仅是信息和知识,还有能够滋润人的灵魂的精神食粮。此生能够献给出版事业,并亲手组织编辑一些能够让后人惦记的图书,我已经很满足了!”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本文链接:http://nbruc.com/hongfen/1191.html